群众举报“揪出”拆迁腐败案 590万拆迁款鼓了谁的“腰包”

  央视网消息:征地拆迁,对加快城市建设,提高市民生活水平本来是一件好事。但是,却让一些人嗅到了发不义之财的“商机”。近日,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就陆续接到了关于征地拆迁的匿名举报信,这是怎么回事?

  近日,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纪委监察委陆续收到群众匿名举报,反映牛田社区的周岳甫在担任党委书记期间,利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土地征迁管理等职务便利,在征地拆迁、工程开发建设领域收受贿赂的问题。

  杭州市江干区纪委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杜伟民:“我们对周岳甫的相关银行账户进行了查询,查询发现从2009年到2016年期间,沈明达跟陈志明两人,又多次为周岳甫及其女儿汇款的这些情况。通过对沈明达跟陈志林两个人的分析发现,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一个交合点,交合点就是杭州三元电子技术有限公司。”

  这家杭州三元电子有限公司走进了调查人员的视线,经调查,正是在周岳甫担任牛田社区党委书记期间,帮助这家并不具备土地使用资质的公司,拿到了科技园区土地使用权。在2010年的征地拆迁中,这家公司获得了590多万元的征迁补偿款。那么,周岳甫是否与这家公司有不正当的利益往来?

  杭州市江干区纪委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副主任 杜伟民:“之前初核的时候,我们也调取了三元电子招商引资跟土地出让的资料,所有的矛头也是指向了周岳甫,因为有周岳甫的签字,周岳甫也是作为招商引资的推进人上去的,疑问是存在的。”

  受贿?购买?存疑的10%股份

  带着这些疑问,调查人员首先讯问了已经因其他问题被留置的周岳甫,面对讯问,周岳甫要么三缄其口,要么就一口咬定沈明达等人给自己的汇款是自己实际出资购买公司10%股份分红所得。在随后调查人员对沈明达等股东进行询问时,沈明达等人也异口同声咬定周岳甫通过出资持有公司10%的股份。那么这究竟是普通的商业行为还是在以分红为名行受贿之实呢?

  打破“无懈可击”的攻守同盟

  根据杭州三元电子公司的工商登记材料来看,股东名单中并没有出现周岳甫的名字,然而周岳甫和三元电子公司都坚称,周岳甫持有该公司股份。究竟是应对调查的攻守同盟还是确有其事?

  在对三元电子公司股东询问时,一个细节引起了调查人员的注意。沈明达等人陈述中厂房的建造时间是2000年,但是工商登记材料显示,这家公司2002年才登记设立,公司还没成立,厂房就先行建造完成了吗?带着这个疑问,调查人员决定对牛田社区进行一次实地走访。

  村民:“2000年的时候这里是农田沟渠和道路,这里并没有建筑。”

  为了进一步验证了解到的信息,调查人员按程序调取了涉案地区的卫星遥感地图。

  调查人员:“根据我们调取的卫星云图,你看2001年这块地还是一片农田,2007年的时候这里才出现了他们提到的建筑,而且是违章搭建的钢棚?

  篡改建筑年份骗取590万拆迁款

  2007年才出现的建筑为什么在评估报告中写成2000年?年份变化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玄机?原来,根据杭州市江干区有关征地拆迁的文件规定,只有2000年之前就已经存在的建筑物,才可以享受拆迁补偿。2007年才出现的建筑物只能算作违章建筑,不能拿到拆迁补偿款。年份变化的目的就是为了骗取征地拆迁补偿款。

  那么,2007年才出现的建筑物又是怎样在这份评估报告中,瞒天过海变成了2000年?时任村支书的周岳甫在当年掌握着征地拆迁确权的权力,在三元电子公司和周岳甫的合谋之下,这份虚假的评估报告最终出炉,一个年份的变化,让三元电子公司骗取了590万的拆迁补偿款,这其中自然也少不了周岳甫的一份。

  主要行贿人 沈明达:“买这块地的过程当中岳甫竭力地推荐,因为我们跟他说过了,说到时候等于说我们送10%的干股给他,他心里也默认了。”

  受贿人 周岳甫:“违背政策给三元电子公司他们,给他们利用了。帮着他们说给我有好处,我也谋取私利。而且利用自己的职权来谋取私利。”

  杭州首例 对行贿人采取留置措施

  原来,得知事情将要败露,沈明达等行贿人被询问前约定“打死都不能说”,还烧毁了记录分赃的“小账本”。他们以为只要自己不开口,行贿的事实就无从查起,就可以确保自己和周岳甫的“安全”,没想到如意算盘却落了空。由于行贿方案提出及实施均由沈明达一人操作,且其妨碍调查行为特别严重,为了避免他继续串供或毁灭证据,经上级监察委批准,江干区监察委对他采取了留置措施。

  主要行贿人 沈明达:“因为送别人钱把自己搭进去了,我现在很后悔,真的很后悔。”

  这是杭州市首例对行贿人采取留置措施的案例。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》第二十二条第二条款规定,对涉嫌行贿犯罪或者共同职务犯罪的涉案人员,监察机关可以依照前款规定对其采取留置措施。

  江干区纪委书记、监委主任 叶素:“对这个主要的行贿人进行留置以后,应该说对整个案情的突破起到了一个关键的作用,同时我们也是结合整个行贿人在这个过程当中的一个表现,和他的这个涉案的金额情节,要把这个受贿行贿一起查贯彻落实到这个案件当中,就是要追究行贿人的这个刑事责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