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教授批赖清德“拔管”言论:“独立于司法”外

  【观察者网综合报道】赖清德面对“拔管”案件,强调不可以把“大学自治”当成“违法事实”的保护伞,所以他坚持“社会自有公评”的“实质正义”。然而自己却频繁打自己的脸。对此,台教授撰文评论称,赖清德是位坚持“独立于司法之外”的“司法独立”务实工作者。

  赖揆此举不禁让人想起两则往事,一则是当时的市议会议长选举,他认为李全教有买票贿选之嫌,所以坚持不尽市长义务到议会备询,虽遭监察院弹核,仍然坚持“社会自有公评”,该案后经法院认定李全教确有贿选,赖市长更引以为豪地声明这就是“实质正义”,虽然合法程序选出议长,但可以先不承认选举结果,因为事后可以找得出证据,此谓司法的“事后实质正义”应优于“程序正义”;另外一则是在台南大地震维冠大楼建商的司法判决案,赖市长认为法院对于建商的判决刑度太轻,不符合人民期待,大肆抨击“司法正义”,却被台南地方法院公开反击赖市长缺乏“法治观念”。

  教育人员任用条例第31条第13款定有明文,所以教育人员(含大学校长)即使已任用者,只要经查属实,“教育部”一样可以一纸公文予以免职,因此,在1月5日既经遴选委员会依正常程序遴选出来的校长,若真的认为管中闵有“违法”之嫌,亦应先聘任再搜寻确切证据,依上开法令免职处分,始符合“程序正义”,岂料赖揆却亦坚持“事后实质正义”,在卡管118天后才勉强挤出一个不清不楚的“抽象违法概念”!

  观诸上面两则事实,赖揆对“拔管案”的态度,显见他的法治观念仍还停留在可以不顾“程序正义”的民粹式“事后实质正义”,赖揆是选举出身的政治人物,他认为的“司法独立”就是要“事后实质正义”的法治观念或许有脉络可循,但如今已贵为阁揆之尊,动见观瞻,却仍然坚信当年在李全教及维冠大楼案的成功经验,但当年被台南地方法院公开抨击缺乏法治观念的市长,即使位居最高行政首长仍旧如此,更显见赖清德确实是位坚持“独立于司法之外”的“司法独立”务实工作者。